区块链资讯
数字货币行情

委内瑞拉石油币惨遭无视,人民更意选择比特币

据悉,委内瑞拉已经开始将退休人员每月领取的退休金换成了该国极具争议性的加密货币——石油币(Petro)。

委内瑞拉石油币

委内瑞拉国内媒体爆料,政府最近开始把本该支付给高龄居民的玻利瓦尔(委内瑞拉法币)自动换成了石油币。

目前石油币暂时无法在委内瑞拉使用,退休人员只能将石油币再换成玻利瓦尔。但当地媒体表示,石油币兑玻利瓦尔的汇率很不稳定。在近几个星期已经从9000玻利瓦尔增加到了15000玻利瓦尔。

委内瑞拉总统Nicolas Maduro在今年8月宣布该国的退休金系统将采用石油币。去年推出的石油币是为了加强“货币主权”而生的。Maduro政府表示,石油币能够拯救委内瑞拉破碎的经济。而实际上,石油币带来的争议似乎盖过了其正面的影响。

委内瑞拉石油币

石油币的黑历史

石油币从上月开始公开售卖,然而,在上月底,Maduro宣布要提高石油币的价格,从最先定好的3600玻利瓦尔增加到了9000玻利瓦尔(现在已经达到15000玻利瓦尔)。这种纯粹依靠人为调控的价格模式无疑对民众来说是有害的。

除此之外,石油币的白皮书还曾被指抄袭。以太坊开发者Joey Zhou指出,这个由委内瑞拉支持的加密货币以及马杜罗的玩物抄袭了大量来自达世币(DASH)白皮书的内容。

目前,委内瑞拉官方对外宣称石油币已经募集到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然而目前尚未有切实的数据支持,石油币也暂未上线任何交易所。路透社曾对石油币进行了长达4个月的调查,结果却没有找到任何有意使用并且投资这种国家级数字货币的人。

也有委内瑞拉民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石油币只是在国外看起来风生水起,实际上并未在国内起到任何作用,也并未真正改善该国经济。对于民众来说,他们更愿意选择比特币和达世币等真正的加密货币。

委内瑞拉石油币

加密货币希望告别婴儿般的无政府监管状态

当我们的孩子还小的时候,我们会带他们去当地的墨西哥餐馆,那里有专门为有小孩的家庭保留的楼上餐厅。走进餐厅,一片嘈杂的哭闹声和尖叫声,40英寸高的人疯狂地奔跑,危险地避开服务员,小孩躲在桌子底下躲避父母的管束。这意味着无政府状态。加密货币希望告别婴儿般的无政府监管状态

没有人关心我们的孩子是否遵守正确的用餐礼仪。但是,随着孩子们的成熟和适当的餐桌礼仪,我们搬到了楼下的主餐厅,大人们要求更高的服务水平,并相应地行动。

早期的加密货币交易市场就有点像楼上的餐厅,以冒险、寻求风险的技术狂热分子(以及一些骗子)为主,无政府状态盛行,因为没有关于交易、KYC或安全标准的明确规则,每个交易者自由买卖。

但是,随着加密市场的成熟,一些交易所现已开始寻求作为信托公司的受监管地位,接受银行监管机构的年度审查、资本要求和全面的反洗钱和网络安全规则。

最近在CFTC监管的交易所推出的比特币期货产品加强了这一趋势,采取反操纵政策,加强市场监管,以及加密现货市场与监管期货交易所之间的信息共享协议。

随着加密货币交易的生存和成熟,我们现在看到机构投资者的兴趣正在回升(尽管比特币价格没有上涨)。不管哪种加密货币最终会成功(我倾向于认为比特币将作为价值储存而存在),聪明的货币已经接受加密货币作为一种新的、合法的资产类别,并且正在寻找监管,成为良好的投资场所。

甚至波士顿勃拉曼富达公司也进入了这个领域,最近宣布成立一个独立的公司来处理机构客户的监管和交易执行。

石油币惨遭无视 委内瑞拉人民更愿意选择比特币

走向灭亡的“比特币前身”

当时这种超前的概念,让硅谷的技术大咖嫉妒,比特盖茨、荷兰银行、花旗银行等更是发出合作邀请,但最终这个数字货币却意外地走向了灭亡,为后来的比特币空出了位置。

David Chaum出生于美国的中产家庭,28岁就拿到了加州伯克利大学的计算机博士学位,他是才华横溢的数学家,也是一个凡事特别有主见的人。1980年,他环游完世界后,选择留在阿姆斯特丹当一个密码学研究所的负责人。

1983年,他发表了一篇论文,第一次提到“数字货币”这个概念。在文中他描述到数字货币支付与信用卡支付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匿名,用户从银行接收到数字货币,但往后花这些币的时候的状态是匿名的,也就是说,银行只知道是谁兑换了多少钱,但不知道这些钱的用途。

在那个年代,“区块链”还没有出现,那么他是如何做出一个不需要区块链的加密货币的呢?

David用密码学技术创建了一个“盲签名”的新技术,以实现电子支付网络的匿名要求。“盲签名”是什么?这里用一个投选票的例子解释:

很多人都知道,可以通过邮寄选票的方式投票选举,在这种情况下,选举当局必须确认是有权利的人投了票,而且只投了一次。与此同时,当局不应该知道这个人把票投给了谁。

第一步,选民填好投票卡,把它放进装有复写纸的信封里,密封好,在信封写上有寄回的地址,邮寄出去。

第二步,选举当局收到信封后,不拆信,在选民的名册里核对这个人有没有投票的权力,确认后,选举当局就在信封上签名说明这一点,与此同时,他的签名便透过复写纸签到信封里面的投票卡上。然后当局按照信封的地址把这封信原封不动地寄回去。

第三步,选民收到信封,拿出带有标记的投票卡,写上投票的信息,再换一个没有个人信息的信封寄出去。

最后,在投票卡中只看得到选举当局的签名和选票内容,但不知道是谁投的。

这样一来,信封是“盲的”,而“签名”就是由信封上写的。这也是“盲签名”的意义所在:“签名者不知道他所签署消息的具体内容,而签名的消息不可追踪。”

赞(0) 打赏

华为系团队打造,不花一分钱,每天躺赚200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氪猫数字货币媒体 » 委内瑞拉石油币惨遭无视,人民更意选择比特币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