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资讯
数字货币行情

比特币和藏獒:一个关于资本运作的故事

2018年,关于互联网金融,比特币是一个绕不开的词汇。

所谓的中国比特币首富李笑来先生自己可能想不到,他的一段录音,间接的推动了比特币的热度。

而残酷的事实,也让梦想通过比特币一夜暴富的人知道:自己,只是韭菜。

原来,又双叒被骗了。

比特币价格行情

但其实,比特币也没什么新鲜的,历史车轮滚滚向前,很多事情却兜兜转转。

说来说去,也就那么些事。

类似币圈的神话,其实上个世纪早就有了。而且主角更光鲜亮丽,不是生涩的电子货币,而是真正的毛色亮丽吼声惊人。一个神奇的名字:东方神犬。

马可波罗的描述

1969年,美国一个探险队员从喜马拉雅山麓带回去一头藏獒。

马可波罗笔下“体大如驴,奔驰如虎,吼声如狮,仪表堂堂”的藏獒,他们以前只听过没见过,这回终于亲眼看到了,纷纷为之怦然心动。

加上藏獒来到美国后,自带世界屋脊的神秘感,价格很快就被炒起来。

这个过程中,一位台湾演员,《昨夜星辰》男主角张佩华从美国买了一只藏獒并带回台湾,这只叫乔克的藏獒花了他120万台币,相当于一部戏的片酬,能在台湾买一幢楼房。

比特币价格行情

如果你不觉这很了不起,那么请你想象一下:假如吴亦凡抱着一条天价狗出现在媒体面前,这条狗还是大家从没见过的品种,该多么轰动?

在当时,34个城镇职工或者73个农民一年不吃不喝,才能买起一只品相一般的藏獒幼犬。

大陆的投机客

1985年,当福建商人拿着几张藏獒的照片找上门时,河南农民王占奎只觉得一头雾水。

王占奎并不知道,多年以后自己会成为“中国藏獒之父”。

1986年春,带着跟福建人签好的合同,王占奎第一次进了藏区。来到当地才发现原来藏民不卖狗。

你要是去藏民家,说很喜欢他的狗,那很好,藏民很高兴。但你要说买狗,就是俩字,不行。

以物易物。王占奎在县城买了收音机、电灯泡等,花了45天时间,跟牧民换来23只藏獒。

把那些收音机、电灯泡换算成人民币,一只藏獒付出的成本从50元到200元不等,转手卖出去则高达7000元一只。

这意味着,在万元户的年代,王占奎成了十万元户。

梦回西藏,和藏獒

以郑钧的那首歌《回到拉萨》为标志,八九十年代涌现出了一大批关于西藏的小说、诗歌。

而藏獒,非常符合这一流行文化趋势。

比特币价格行情

1998年,王占奎主动找到媒体,讲述了以西藏、东方神犬、惊险坎坷的为关键词的寻獒故事。

1998年9月4日,大河报发表《千里寻藏獒,中原听咆哮》,把王占奎塑造成一名不畏艰险入高原,发掘推广藏獒让更多人认识的义士。

本来只是为了赚钱而走进西藏的王占奎,就此摇身一变,成为中国抢救保护藏獒第一人。

包括《西宁晚报》《拉萨晚报》《海峡都市报》《春城晚报》《北京青年报》等十几家省级报刊,都刊登了王占奎的故事。

比特币价格行情

借助舆论攻势,藏獒也从这年开始走向全国,实现了内陆价格攀升的1.0阶段。

1999 年,一条2个月大的幼年藏獒,在国内价格最高达 5 万元,成年藏獒最高已经可以卖到20万元。

这是什么概念呢?那一年北京天通苑的房价,1平米只要1000多块钱。

马俊仁:推波助澜

2003年,在藏獒投机者心中是个好年头。

“金牌教练”马俊仁做了中国藏獒俱乐部主席。虽然这个俱乐部不过是个民间组织。

老马不仅能把热度炒上去,还能把自家一只藏獒,喊到连他们自己都想不到的4000万天价。

马俊仁是中国田径队的前主教练,靠着明补王八汤、暗扎兴奋剂的双面手,在那个梦幻时代,带出了一支长着喉结的女子田径梦之队,屡获金牌,挣足了“面子”。

一跨进藏獒圈之后,老马第一步就是给藏獒引入了民族主义的概念,经常挂在嘴边的几句话:

我养藏獒,不是因为缺钱,是因为世界犬业中中国没地位,而藏獒数来数去该是最好的犬。只要下功夫弄,咱们一定能拿世界冠军。我们国家方方面面都不能让人看不起。我这些藏獒,以后要出去参加世界比赛,论个头儿,论品相,论颜色,论方方面面犬性,肯定都非常突出——拿金牌夺银牌。以后出口藏獒,我还要为国家赚外汇。

马俊仁生生把养藏獒也说成了为国争光。

比特币价格行情

在老马面前,“狗”是需要屏蔽的敏感词。一听到“狗”字,他会大怒:“我马俊仁培育的是藏獒!不是藏犬、藏狗!”

当然,马俊仁突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抢占业内制高点的这些话,也激起了其他养犬人不满。北京一位从90年代就养藏獒的资深獒友,就告诉记者:

“马老师在田径界是大腕,但是在獒圈连小学生也算不上!”

但不管怎么说,利用自己的名人效应,马俊仁确实把藏獒价格给炒起来了。

2005年,中国首届藏獒展览会在河北廊坊开幕,马俊仁一口气带去30只藏獒,其中有一只叫“小王子”,并给它喊出了4000万天价,妥妥的头条大新闻!

于是,大量资本受虚假繁荣吸引,盲目跟进市场,藏獒迎来了第二波价格攀升。

这一年,一般成年藏獒均价已经突破10万元大关,之后迅速迈入大跃进时代。2009年,杭州新精品中国藏獒展会上,最贵的藏獒标价3000万元。2011年12月,北京一场獒展,某青岛藏獒号称身价3000万元。2012年2月,石家庄第二届北方藏獒精品博览会上,某藏獒号称育种一次就要 120万元,曾有人出价3000万元买,但被主人婉拒。

在其他五花八门的藏獒展上,基本都有开价五六百万元的“纯种”藏獒撑场面。

泡沫破碎之前,最大最好看

各个藏獒养殖场,通过互相倒手,对外号称成交价格几百万元、上千万元,媒体“老老实实”地按开价报道,而养殖场私下可能连个转账都没有,空手套白狼,白借媒体之嘴,塑造起市场繁荣的景象。

还有一些炒作手法和今年币圈如出一辙,比如名人站台这招。今年李笑来敢给“空气币”站台,当年王占奎也跑到西安给某只名叫“长江二号”的藏獒站了台。

比特币价格行情

马俊仁就更厉害了,比如,你办个獒展把马俊仁请来,他说句:老乡,你这只狗低于500万可不能卖啊。

那你这只狗就值500万了。简单,粗暴。

不仅群众信了,就连见多识广的名嘴老梁都信了。

2011年,梁宏达专门讲过一期藏獒,标题叫做《藏獒,炒不出来的传说》,歌颂了藏獒忠诚、勇敢的美德,还肯定了马俊仁这些名人对养藏獒行业的推动。

2013年,藏獒市场颓了,大家都知道是泡沫以后,老梁幡然醒悟,又做了一期《藏獒没那么神》。在节目里一顿辟谣,从智商来说,藏獒IQ很低根本算不上好狗;从战斗力来说,甭跟什么狼啊、豹啊比,就连牛头梗也打不过;说藏獒能打过狼的那都是炒作。

这其实是一个教训:泡沫破之前,老梁都没看出那是泡沫,何况是买狗群众。

很快,资本运作的同时,大家对藏獒下手了:

那些看起来有成长潜力的幼犬,会被戴上婴儿的围嘴儿,直接用漏斗灌流质的奶渣,成年后体重能直接从100多斤灌成200多斤,看起来更高大威猛。很多藏獒从小就是这么被灌食养大,自己都不怎么会吃饭。为了多吃,有些还要上跑步机锻炼。为了看起来粗壮,一些獒园直接在藏獒的腿上、脸上打硅胶,注水。或者给狗喂安眠药,整日痴睡,方便长肥。还有给藏獒喂激素,强迫肌肉与皮分离。然后做手术,把额头上的皮拉到鼻子上,做成“起毛点靠前”的样子。发现没,藏獒圈才是搞网红脸的“鼻祖”。可以说,与被定义为狗的藏獒相比,这群獒园老板才更像是一群活畜生。

泡沫之裂

潮水退去。除了一小撮真正爱狗的有钱人,藏獒注定只是资金游戏中的一个代名词。

最先感受到寒冷的是资本,因为藏獒卖不出去,而且不是一家两家獒园卖不出去,是都卖不出去。

就好比你是个投资者,判断接下来比特币会涨到10万一个,于是在5万一个的时候,你屯了100万块钱的币,准备高位抛出去,但是比特币却连跌了三个月,你会怎么办?

稳妥的投资者大多会选择在彻底触底之前先抛出去,及时止损。

于是,市场上逐渐出现了便宜藏獒。

2013年,很多人在市场上看到了一两万块钱甚至几千块钱的藏獒。

可以想象,很多被藏獒神话“教育”过的,但一直买不起藏獒的人,现在终于有机会跻身“贵族”、“巨富”的行列了。

2015年,王占奎的獒园,从春节到6月份一共只卖出去过3只幼犬,总价还不足4万块钱。

而与王占奎相比,其他没名气的散户就更惨了,原价百万的“纯种”藏獒,现在1万块都卖不出去了。

有些投资人为了及早脱手,幼犬几百块甚至免费送的情况比比皆是。

还有一些品相差的藏獒,直接就被4块5一斤拉到火锅店吃狗肉去了。

潮水退去,都在裸泳。

人们这才发现,一切的套路都如此眼熟。

跟历年的兰花、普洱茶、玉石,甚至30年前的君子兰热一模一样……。

2017年,北京青年报发表《藏獒经济崩盘,高原上万流浪狗“成灾”》一文。一个人口只有17万的青海果洛州,却有1.4万多条流浪狗,大部分都是藏獒。

比特币价格行情

曾经的天之骄子“东方神犬”,现如今沦落到连饭都吃不上。

被资本抛弃,无家可归的藏狗游荡在寺庙、街道和村庄。它们袭击路人,传染疫病,猎杀家畜,与雪豹抢食,甚至上演狗吃狗的惨剧。

曾经以忠勇著称的藏狗,已然成为高原灾害。

当地曾想过将流浪狗杀掉或卖至外地,却遭到当地信奉不杀生的群众反对。

最终,只好寺庙和政府出面,一起出钱,为这些流浪狗建了收容所。

尾声:

在青海省囊谦县毛庄乡流浪狗收容所中,记者拍下了这样一幕:

一位藏民,站在台上,用手里的铁锨敲出声响。台下,数百只藏狗四面蜂拥而来,争先恐后地涌向场内的7条食槽。几分钟后,食槽再无食物流出,众犬开始直勾勾地望着藏民。半晌,仍无一离去。

曾经喊着抢救保护藏獒第一人的王占奎们,藏獒俱乐部的主席马俊仁们,此时已悄然离场。

有泡沫并不可怕,怕的是泡沫破灭之后,只能留下一地鸡毛。

当然了,谁又曾真的关心过藏獒呢?

从在青藏高原为牧民守护羊群,到被30辆奔驰车接驾入驻豪门,藏獒什么都没做。

从被金牌教练高喊4000万都不卖,再到沦落为遭人嫌弃的流浪狗,藏獒其实也什么都没做。

“东方神犬”的故事讲完了,看到这您可能恍然大悟,这其实并不是藏獒的事儿,而是关于人的事儿。

就像今年的比特币也不是比特币的事,是人的事儿一样。

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

赞(0) 打赏

华为系团队打造,不花一分钱,每天躺赚200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氪猫数字货币媒体 » 比特币和藏獒:一个关于资本运作的故事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