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资讯
数字货币行情

爱西欧骗局上演“穿越剧”,引国际刑警出动

2018年7月,一家叫“信一集团(ShinilGroup)”的公司,在其官方主页上,悬挂着“信一集团 「顿斯科伊」号150万亿郁陵宝船”的标语,吸引了大批的投资者。

信一集团通过用「顿斯科伊」号上的大量黄金作为担保,来发行虚拟货币“信一金币”,并承诺将宝藏价值的10%,约150万亿韩元(合1330亿美元),作为红利派发给“信一金币”的持有者。

随后,他们得到了10万多投资者的支持,募集到的资金额达600亿韩元(约合5400万美元)

然而,就在很多投资者期望能通过此次投资获得巨额财富时,韩国警方却通报称,“这是一起加密货币骗局。”

那么,这家公司是如何利用寻巨额宝藏来骗取投资者血汗钱?他们的骗局又是如何被识破的呢?

01 诱饵除了黄金还有什么?

时间回到2018年7月14日,这家韩国信一集团对外宣布称,“经过我们的多年努力,我们已发现了一艘113年前沉船的俄罗斯战舰,船上可能载满了黄金,地点就在韩国外海郁陵岛附近。”

为了证明自己确实发现了这艘沉船,随后该公司还公布了沉船的照片和一段视频。

区块链媒体资讯

这艘船在1905参与了日俄战争,据传,里面藏了价值超过1334亿美元的黄金宝藏。这也是为何信一集团认为,他们的这一发现具有重大价值的原因。

公开资料显示,这艘宝藏船是前苏联9级巡洋舰迪米特里—顿斯柯伊号,它重达6200吨,在1885年首次出航。

不过,在1905年日俄战争期间,该船被日本舰队拦截后获得逃脱,但在逃脱途中却被再次追击,考虑到船舰已严重受损,同时,船长为了不让船上资产被夺走,决定沉船处理。

据传,船员当时乘坐救生艇抵达郁陵岛时,曾给予岛上居民黄金,因此,该船满载黄金的传闻不胫而走。

区块链媒体资讯

为此,信一集团提到,“即便是传说,我们仍相信船上有大量黄金且黄金价值达150万亿韩元。我们已经决定了,要在今年10月或11月捞起残骸,如真的发现黄金,我们会将当中一半归还俄罗斯,并捐出余下的10%以发展郁陵岛。”

后来,他们又改变了想法,他们认为,这些黄金应当与支持他们打捞的人一起分享。

因此,他们推出了自己的加密代币“信一金币”。该代币和沉船上的黄金挂钩,也就是说,代币由顿斯柯伊号船上的宝藏作为担保。

为了吸引投资者购买该公司的加密货币,信一集团承诺用船上的黄金支付给投资者,同时还承诺在2019年上半年,将宝藏价值的10%作为红利派发给“信一金币”的持有者。

据Cointelegraph消息显示,公司承诺“信一金币”会于九月底在各个交易平台上线,币价也会从200韩元(约合0.18美元)飙升到10000韩元(约合9美元)。

由于种种承诺,信一集团吸引了10万多名投资者前来购买“信一金币”,募集的资金高达到600亿韩元(约合5400万美元)。

面对如此诱人的红利,很多人并没有想清楚,这艘百年沉船到底是不是真的藏有大量黄金,也没有思考信一集团的承诺会不会兑现。

那些参与的投资者只想着这笔投资可能带来的巨额财富,以及这些财富如何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

02 谁第一个发现骗局?

就在信一集团宣布完他们的重大发现并认为船上有200吨黄金之后,俄罗斯远东联邦大学社会学教授Kirill Kolesnichenko提出了质疑。他认为,把所有的钱财都放在一艘船上的作法太危险,俄国大可以用国内的铁路安全载运,所以这不太合理。

另一位俄罗斯史学家称,如此重要的物品通过战舰运输不符合常识,战舰出海作战随时会被击沉,当时的沙俄政府不会冒这个险。

很多媒体对这两位专家的观点进行了大篇幅报道。

也许是因为舆论的压力,信一集团公司首席执行官Choi Yong-seok在7月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网站上“顿斯科伊号上载有150万亿韩元黄金”的表达仅是引用了一部分舆论报道和推测资料,并没有根据。他对无端引用的行为向全体国民道歉。

另外,他还补充道,“150万亿韩元宝藏”的表述比较夸张,宝物实际价值只有约10万亿韩元。”

从Choi Yong-seok发布会上的表达来看,很明显,这种说法只是退而求其次的说法,只是为了应付专家提出的质疑。

为了继续他的虚拟货币诈骗行动,他还是坚持他们所发现的百年沉船里是有宝藏的,只是没有那么多而已。

区块链媒体资讯

不过,在会上,信一集团并没有公开之前预测的“装满黄金”的箱子照片,甚至还表示,目前尚未看到“装满黄金”的箱子。

一方面是信一集团的随意改口行为,另一方面是韩国的金融监督院在其新闻发布会前一日发现,一家名为Jeil钢铁的公司,在信一集团公布找到黄金之后,股价飙升了139%,且现任和前任的信一集团高层都有人以私人身份购买其股票。

Jeil钢铁公司随后否认股价上涨跟找到黄金有关系,Choi Yong-seok也表示信一集团没有认购Jeil钢铁的股份。

他们的否认,并未打消韩国金融监督院对他们可能存在不法交易行为的质疑。

随着调查的深入,韩国金融监督院发现,信一集团不仅可能涉嫌金融诈骗,还可能涉及虚拟货币诈骗。

韩国金融监督院指出,在信一集团网站下,有个名为「Donskoi国际」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网页链接,里面提到该交易平台会将虚拟货币分发给任何注册的人。

对韩国金融监督院提出的质疑,信一集团表示,销售该虚拟货币是新加坡信一集团的行为,和韩国信一集团没有关系,只不过是名字一样而已。

相关投资者则表示,信一集团在发售虚拟货币之后,才表明两者没有关系,太不像话了。

03 “逃跑计划”早有预谋

当韩国金融监督院正式指出,信一集团可能涉及诈骗行为时,代币投资者才发现,该公司已删除了官网上所有与募集投资相关的页面。

投资者们称,该公司“无视返还资金的要求,电话也不接”。

区块链媒体资讯

信一集团下属的交易平台也于同一天删除了其官方页面上与打捞沉船相关的通知,集团电话也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有关搜寻沉船的视频也被媒体揭发:该视频与2003年韩国海洋科学技术院公开的一份视频资料十分相似,根本不是该公司拍摄的。

“信一金币”的交易平台于今年1月启动,使用期到明年1月5日截止,也就是说,该公司注册域名时,只签了一年。这让投资者们怀疑,该公司“从一开始就想用最短的时间募集大量资金,然后卷款逃跑”。

这时,部分投资者才幡然醒悟,开始组织“信一集团诈骗受害者协会”,当天就集结到了110人。

在这起爱西欧诈骗案中,实际上这个信一集团仅对外发布了一份新闻稿,并没有提供任何与本次爱西欧相关的细节。而且,该公司没有任何社交媒体账户,也没有详细介绍“信一金币”的使用案例白皮书。

04 骗局败露,投资者钱去哪儿了?

据悉,目前韩国警方已与两名前信一高管进行了交谈,并正式确认“宝船事件”是一场骗局。

随后,韩国警方向国际刑警组织求助,要求其协助韩国警方调查并抓捕信一集团创始人以及其他涉事人员。

可就在韩国警方开始着手抓捕该事件涉案人员时,信一集团首席执行官Choi Yong-seok却早已宣布辞职,目前不知所踪。

不过,韩国警方表示,国际刑警组织已接收其申请,并将信一集团首席执行官Choi Yong-seok和另一名关键嫌疑人Rhu Sang-mi列入“红色通缉令”。其中,Choi Yong-seok已经被要求禁止离开韩国了。

区块链媒体资讯

韩国金融监督院的调查发现,信一集团网站下名为「Donskoi国际」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网页链接,链接到的交易平台就是由信一集团新加坡分公司负责人Yu Ji-beom建立。他曾在社交媒体上,到处传播有关沉船的信息。

随着调查的深入,韩国金融监督院还发现,Yu Ji-beom此前因为房地产欺诈罪,于2014年逃往越南,目前仍未发现其具体所在处。

经过韩国金融监督院以及韩国警方的共同努力,截至目前为止,1名嫌犯已被逮捕,另2名仍在逃亡。

当然,抓捕涉事人员是一方面,在这起案件中,究竟涉及到多少损失亦成为警方的重要调查内容。

首尔大都会警察局认为,该案涉及的损失可能要更大,因为他们现在提出的损失,只是基于他们迄今为止可以追踪的交易账户。

然而到现在,人们最关心的问题,就是投资者的钱到底去哪里了,苦苦维权的投资者还能不能追回财产?

05 结语

类似这样的故事并未结束,爱西欧项目方跑路,投资者苦苦维权的「戏码」一直上演着。而这一切,都源于一个“贪”字。

人性的贪婪,会让人失去最基本的判断真假能力,即便是面对那些一眼就能看出是骗局的项目。

面对任何能让你“暴富”的投资机会,请慎重,慎重,再慎重

赞(0) 打赏

华为系团队打造,不花一分钱,每天躺赚200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氪猫数字货币媒体 » 爱西欧骗局上演“穿越剧”,引国际刑警出动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