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资讯
数字货币行情

寒冬区块链大逃亡:沉睡、区块链裁员、无媒体

区块链媒体资讯

2018年,全球区块链行业所有工作岗位增幅已经超过50%,行业年复增长率达42.8%,基于智能合约的加密货币如野草般春风吹又生,市场流通近1700种加密货币。问世十年时间,区块链在这一年的时间中极速迸发,又如流星般下坠。

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碎之后,美国作家作家刘易斯在「为繁荣辩护」文中写道:“一场没有欺骗的繁荣,就像一条没有跳蚤的狗一样”。2003年,亚马逊、eBay、雅虎穿越寒冬,成为佼佼者。

八月有望,九月有空,十月无梦,十一月裁员进行中。离冬季越来越近,区块链行业也一步步临近冰点。当裁员、降薪、倒闭、跑路成为区块链狂欢世界的终点时,这个梦想家、野心家、技术宅交织在一起的大网似乎最终变成了收割贪婪和悔恨的绞肉机。

年初,徐小平手臂一挥,无数的基金与人才有梦想的进入币圈,那时许多人不知的是,其实他们已经站在了比特币的巅峰,随着币价的继续下跌,有人茫然,有人来不及逃离,而当初满怀梦想的人在离开时留下了不仅仅是背影,还有心血。

泡沫过后,真相浮现、凛冬过后,万物复苏。

一 沉睡期来临

2018年年初徐小平在真格基金的社群内发言道:“这是一场顺者昌,逆者亡的伟大技术革命,对传统的颠覆,将比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来得更加迅猛、彻底。”曾被外泄,徐小平曾经悬赏1个比特币寻找泄密者。

这一事件正式引爆了整个互联网舆论对区块链的关注,曾经的“与区块链、1CO沾边就火”的言论越演越烈。在春节期间,一个选择在凌晨三点钟解读区块链知识的微信群,在次期间瞬间火了起来。

在称为区块链“第一干货群”的微信群中,有许多名人,如红杉资本沈南鹏、360CEO周鸿祎、天使投资人蔡文胜、薛蛮子,甚至还有明星高晓松、佟丽娅、林允 、韩庚等。

跟群中的大佬陈榕同样令人惊叹的,还是三点钟无眠群之中出售阔绰,仅仅在过年七天的时间,发放的公报总额达到了100万以上。最为密集一次的是在今年的2月18日,所谓的薛蛮子的生日,当天时间薛蛮子做完分享之后,一片红包雨持续下了约20分钟左右。

在春节期间,三点钟群似乎已经成为币圈之人所谈论的话题了。

区块链媒体资讯

然而好景不长,焦虑开始蔓延。许许多多的“伪劣三点钟”的社群出现,都想榜上当时火爆的IP实现阶层跨越。而据相关人透露,当时的焦虑的创造人就是红玉,而当时的玉红也因此赚得盆满钵满。

玉红,前趣游网络创始人,一直在游戏领域默默耕耘。春节期间前面的八个月时间,玉红知道陈伟星应该马上要到北京,主动打电话组局相约,然而令玉红感到惊讶的是,当时在座的人约有近10位区块链创业者,陈伟星跟他们聊天,并对其项目作出了投资。

2月10日晚间,玉红跟一帮朋友边喝酒边聊起了区块链,在次日凌晨两点半的时候依旧亢奋,便临时起意拉群继续讨论,故取名“三点钟区块链”。

6月4日,北京响起了,有人要建最大的在线社群。异常的迅速,一天之内,数百个微信群迅疾成立,每个群都穿着同样的马甲,喊着统一的口号,这就是玉红牵头组建的“3点钟&XMX全球社群联盟”。

由玉红、赵东、徐刚、管鹏等99个大佬分别带领99个500人的微信群,铺天盖地的XMX席卷而来,并且凭借着20多家节点投票支持的成绩,刷新了火币HADAX上币的投票记录。

而陈伟星也是XMX项目最早一批的投资人之一,在当时还没有白皮书等资料的情况之下入场,然而在不久之后,XMX被相关媒体曝出白皮书造假,甚至代码都是抄袭EOS的,随之开始破发,趋近归零。

二 币圈无媒体?

在去年年底之时,币圈还处于高峰时期,各类虚拟货币价值不断疯长,无论是大佬还是后来的韭菜无不欢呼雀跃。

手中还持有币种的人庆幸自己早早入场,彼时才能参加这场盛宴之中。而区块链项目提供的各类服务业就成了“稳赚不亏的服务者”,如交易所、币圈媒体等。而媒体似乎无疑是区块链服务组织中最活跃的利益宣传者。

“如果时至今日还有区块链公司给你出很高的薪资,让你继续去做之前的工作,你还会考虑吗?”

“如果还是小白的我肯定会因为高薪而心动,而现在我肯定不会考虑了!”

币前线研究社问起杨宇是否还会继续走区块链这条路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给拒绝了。理由很简单,“币圈无真正的媒体,都是软文写手,帮着庄家割韭菜的。”

据相关资料显示,在今年区块链媒体最鼎盛时期,币圈曾经有1000多家媒体,而如今随着行情遇冷,现只剩100多家,媒体的裁员、倒闭潮现还在继续当中,于此同时,记者的工资也从巅峰期的6万下跌到不足2万。

区块链媒体资讯

杨宇曾是某财经的一位记者,他当初离开所谓的区块链公司一方面是因为工资下跌很多,而更主要的是对区块链、币圈媒体的不认可,而在一个半月之前,他曾带着强烈的好好奇心投入其中,正所谓的是好奇心害死猫,而杨宇就如这只猫一般。

“在刚进入公司的时候,觉得这公司做得还不错,而且创始人还是位海外留学回来的大佬,秉着自己的心理相信不会出什么事,”杨宇回忆到。

而在之后的一段时间之内,他似乎对整个行业开始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他认为如今这个区块链媒体似乎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虽说自己在这个行业之中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头部媒体盘根错节的关系让我迅速人士到了币圈和自己的价值观不符:其实这个行业之中都是看钱说话的,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

“币圈似乎并没有真正的媒体,有的只是软文写手罢了,帮着资本、庄家、大佬割韭菜。”

在今年4月份,某财经曾经为90后朱潘撰写《奇才朱潘》,其阅读量达到了近几十万,粉丝纷纷留言佩服朱潘的才智,各路“神仙”相继转发,其朱潘的大佬人设也就这样成型了。但在几个月之后,朱潘栽进了“跑路门”之中,其成为了首位熊市宣布永久退出币圈的“逃兵”。

不仅仅是软文包装,币圈媒体的1CO的这条路上还扮演者各式各样割韭菜的角色,其盈利模式更是多样化,包括运营社群、撮合交易、代投等。而据人民创投报道,一些头部区块链媒体月收入能高达2000~3000万元,利润之高远远超过了传统互联网媒体。

似乎,一个人的人设或者一个项目仅仅有时凭借写作的手,就能发生巨大的改变。从一个骗子或者庞氏项目到大佬、明星项目,只需简简单单的软文包装罢了。

三 寒冬之际,裁员之际

据智联数据显示,在今年十月份,区块链人才需求增大了近6倍。部分公司以高薪聘请区块链人才但求而不得,不得已正不断加薪的方式而吸引各路人才,但是在另一方面则是部分区块链公司开始裁员。

一时间整个区块链行业披上了一层迷雾,一边是招聘数据的人才需求高居不下,一边是行业企业降薪严重,裁员热潮袭来,这个充满争议的行业,即让人欢又让人忧。

11月期间,据相关媒体报道,圈内已经有几家区块链公司解散的消息席卷而开。在短短3个月时间之内,国内的某品牌区块链媒体已经经历了2轮裁员,从原本的40多人一夜之间缩减至20人。

一些初创公司的创始人对币前线研究社表示道:“如今强如某财经现都因市场走势不景气,每月亏损近300万,还有不少头牌区块链媒体都在亏损,如果三年之中牛市还未到来的话,就只能带着如今仅剩的100多个伙伴出去找工作了。”

据相关资料显示,截止目前,一些大型交易所尚且开始裁员,而剩下的许多创业公司自然不可避免。恐怕,此时此刻,币圈约有50%的企业还在苦苦支撑。

区块链媒体资讯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许多区块链初创公司的CEO都发出这样一句感叹。“曾经的盛况似乎还在我们眼前,三四月间,数千家区块链媒体悄无声息的诞生,一片叱咤殷红。”

李明身处于一家区块链孵化公司,其负责该公司的内容运营,刚接触这个市场的他,每天元气满满。但是工作了两个月时间的他,公司却出现了问题。

“我刚到这家公司的时候,其实觉得这公司的规模还比较大,并且成立的时间也算比较久了,但是没想到的是,公司的投资方与公司所做的项目却出现了问题,资金运转不周加上项目推不出去,无奈之下,只能裁员,从约上百人的公司裁减到只剩下20多个人,而我也是裁员名单内的一员。”李明对币前线研究社表示到。

曾经炒的热火朝天的区块链技术似乎迎来了寒冬,行业内开始迎来大幅度的裁员减薪热潮,其中包括区块链媒体、技术开发以及种种区块链附属行业。一时间,区块链市场之中人心惶惶,生怕自己就是下一个失业的人。

“现在是活着,但似乎已经不是那种活着了。”在经历了大半年的区块链媒体创业,一位创始人描述了如今大多数区块链公司的生存状态,“活着、半死不活、冬眠。”

出品 /币前线研究社(ID:bqx556)

文 / Nelk

赞(0) 打赏

华为系团队打造,不花一分钱,每天躺赚200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氪猫数字货币媒体 » 寒冬区块链大逃亡:沉睡、区块链裁员、无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