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资讯
数字货币行情

交易所简史:监管寒冬已至,火币、OK、币安新三足鼎立

读史,不可知未来,但能以史为鉴,砥砺前行。

从2008到2018,比特币及其底层技术区块链走过了第一个十年。这十年虽经历诸多“至暗时刻”,但也承载着无数人的梦想与希望。而数字货币交易所作为区块链世界中不可或缺的环节,占据着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是链接项目方与投资者的中心枢纽,对整个行业的发展与衍进起着重大推动作用。

第一家数字货币交易所2010年成立,到如今八年有余。回首数字货币交易所走过的岁月,或起或落,或喜或悲,黯然离场者有之,激情入场者更甚。在这里,有人一夜财富自由,也有人瞬间倾家荡产。可无论如何,历史的年轮始从不停歇。

零壹财经·Binary精心策划“十年”系列之数字货币交易所简史,带您重温交易所跌宕起伏的八年。本文为该系列第三篇。

数字货币交易所简史(一)|Binary·十年(2)

数字货币交易所简史(二)|Binary·十年(2)

2014年底,数字货币交易所三足鼎立大局初定,比特币中国、火币、OKCoin币行三巨头你方唱罢我登场。在当时交易量全国排名中,三方一直稳坐前三。此后两年间,局势稳定。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此前报道,位于北京的两家交易所,火币和OKCoin币行——目前约占全球比特币交易总量的92%。位于上海的比特币中国是中国第一个比特币交易所,目前交易量在全国范围内排名第三。

在此期间,比特币价格稳居高位,数字货币交易火热。尤其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比特币价格不断上涨,并于2017年的开端迎来“开门红”,1月3日的交易价格突破1000美元(约合6930元人民币)关口。两天后的凌晨1时10分,再冲破1000欧元(约合7290元人民币),峰值逼近9000元人民币,创下3年来新高,并在数小时内一路飙升。从2016年年初的2351元人民币持续涨到2017年年初的历史高位,一年内涨幅超过260%。

然而当天晚间,比特币旋即“闪崩”。一度跌到6000元以下,跌幅近30%。火币网COO朱嘉伟表示,下跌的原因很多,主要是连续上涨后,市场有获利回吐的需要,连续上涨太久,回调幅度也比较大。

3kemao数字货币行情

央行上海总部对该轮比特币价格大幅上涨定性为“异常波动”。

寒冬初至

在此次“异常波动”第二天(2017年1月6日),中国人民银行及上海总部分别在北京和上海约谈了三家交易所——火币网、OKCoin币行和比特币中国,提示可能存在的法律风险、政策风险及技术风险等,让他们针对近期异常情况开展自查,进行相应清理整顿。并重申,比特币是特定虚拟商品,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比特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机构及个人投资者应理性投资虚拟货币。

3kemao数字货币行情

三方均表示,将积极配合央行进行自查,并将建立行业联盟,以增强自律。

而央行公布约谈信息后,比特币价格又从6500元左右跳水到最低5555元,到晚间8时,又回到6000元左右徘徊,同时,全球的比特币单日交易量在2017年1月中旬开始出现悬崖式下跌。

3kemao数字货币行情

新年伊始的此次约谈,也奠定了2017年的基调——这一年是数字货币业监管年。

英国剑桥大学2017年发布的一份加密货币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1月中下旬开始,中国3家头部交易所——比特币中国(BTCC)、火币网(Huobi)和币行(OKCoin)——的比特币交易量所占市场份额均出现大幅萎缩,流量开始涌向Bitfinex、bitFlyer、Coinbase等国外主流交易所。

比特币是加密数字货币的风向标,因此,看BTC的交易量走势便可一窥数字货币的行业概况。

在国内,数字货币交易所已初嗅寒冬气息。

异军突起

眼看着监管层面日渐收紧,三大巨头的日子并不好过,都逐渐走上了下坡路。但一个充斥着暴富神话的行业,不会就这么止步,更多的交易所都在酝酿着新的机会,蓄势待发。币安就是其中之一。

2015年,原OKcoin币行CTO赵长鹏在上海创立了比捷科技,专注交易平台的开发,为交易平台提供技术支持。

2017年年中,随着国内ICO的日益盛行,赵长鹏觉得加入交易所的时机已经成熟。

“现在有这个机会,时机也成熟。如果我不做这件事情,过两年,我会问自己‘如果不做这个,我这辈子还想做什么呢?’”

当年6月22日,赵长鹏带着团队写出并发布了20页的白皮书;6月24日20:00,币安在其官网正式启动I-C-O计划,发售平台代币BinanceCoin,简称BNC(即现在的BNB),总计1亿枚。

7月,赵长鹏筹集了1500万美金,在日本创立币安交易所。

币安以势如破竹之势,用前瞻的币币交易方式,从此也入列交易所,分食这块巨大蛋糕。币安发展之迅猛,业界都称“进击”的币安。

币安在成立的第12天,币安交易平台Binance.comv0.1版上线,BNC币上线开始交易;

8月,币安刚成立一个月,波场孙宇晨与何一就在直播中,发起了波场币抢购活动。53秒,5亿个波场币被一抢而空。

第42天,跻身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TOP10;

第71天,发布了iOS/AndroidApps;

第108天,2017年9月,销毁第一季度的986000枚BNB,当时价值约为150万美元;

第117天,成立区块链技术孵化器——BinanceLabs;

第127天,发布BinancePC客户端。

第143天,跻身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TOP3。

2017年12月16日至17日,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币安的日交易量达到28.6亿美元,成为交易量排名世界第一的交易所。过去排行榜的领袖——美国交易平台Bittrex和香港交易平台Bitfinex则以28.2亿美元的交易量和25.4亿美元的交易量排名第二和第三。

此后排名虽有波动,但币安的交易量仍能稳定在全球数字货币交易的头部平台位置。

关于币安发展迅猛的原因,众说纷纭。

有的说币安深谙营销之道,撒币、送iPhoneX,针对交易量排名前列的用户,可以获得BMW、奔驰、玛莎拉蒂等豪车。

也有人说,是因为币安投了很多钱“坐庄拉盘”,创造了很多百倍币。针对这一传言,何一予以否定,表示“币安从来不参与交易本身”。

其中也有人透露,币安的核心投资方拉温州帮和江浙土豪团入局。币安撒币,土豪团炒币,两头操作,让币安一骑绝尘。

而在币安“大肆进击”,创下令人欣羡的营收的同时,火币和OKCoin币行Coin却按兵不动,静看他万丈高楼从地起。

结果,9月4日,他们的静默等来的却是来自监管层的一纸禁令。

九四来袭

为防范因巨额私人数字货币交易和大幅价格波动冲击金融稳定性,带来系统风险,2017年9月4日,国家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公告明确表示,要立即停止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对于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

3kemao数字货币行情

紧接着9月7日财新网报道,监管当局决定关闭中国境内虚拟货币的交易所,涉及“OKCoin币行”、“火币网”和“比特币中国”等为代表的所有虚拟货币与法币之间的交易所。

9月15日,国家发布《北京地区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清理整治工作要求》,要求辖区内各交易场所制定清退方案。

随后,ICO被禁,项目被清退;数字货币交易所被关停,逃荒海外;市场瞬间崩溃,绝大多币种一天内下跌50%以上。

币圈人称这件事为94惨案,到底有多惨?

监管文件发出后的一天内,PST下跌56%、BAT下跌51%、BTM51%、TNT下跌50.5%、LLT下跌50%、DOC下跌48%、STORJ下跌42%、LRC下跌41.6%……,堪称币市史上从未有过的悬崖式下跌。

九四之前,为吸引用户注册以及更好地满足用户刚性需求,国内大多数交易所都支持法币交易。在监管来袭之际,这种靓点服务反而成了很多交易所倒闭的直接原因。当时交易量位列全球前十的中国数字货币交易所均受到了剧烈冲击。

2017年9月6日,币安官网发布公告,将暂停部分币种的充值提现并限制所有中国大陆IP的交易,提现和访问用户中心功能暂时保留,于北京时间9月7日0点系统升级之后生效。

3kemao数字货币行情

9月14日,比特币中国网站公告称将于9月30日停止所有交易业务。

9月15日晚,火币、OKcoin币行、云币网等平台发布公告,停止所有数字货币交易业务,并逐步进行代币清退。

新势已成

随着时间的演进,中国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也因为用户需求的变化,格局不断发生改变。

就像比特币中国创始人杨林科在2014年年底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个行业不是看谁最老,而是看谁活得最久。现在牛逼并不能代表以后永远的牛逼。”

此后火币、OKcoin币行等数字货币交易所凭借着敏锐的嗅觉开始出海,并逐步屏蔽国内用户访问;而比特币中国只能在此次交战中遗憾落幕,于2018年初被香港一家区块链投资基金收购。

早在中国大陆“9-4监管”之前,币安已着手布局海外市场,分别在香港和日本东京设立了办公室。此举既为币安战略部署中的PlanB,亦为币安走向国际市场的尝试。

然而,由于数字货币行业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世界范围内尚无明确的监管政策出台,都处于观望阶段,充满不确定性,这无疑给交易所的生存与发展平添了诸多阻力。

币圈沉沉浮浮,交易所生生灭灭。历经一番风雨洗礼,中国数字货币交易所三足鼎立已悄然换了主角,在新的征程中,火币、币安、OKCoin币行又将展开角逐,书写新的篇章。

赞(0) 打赏

华为系团队打造,不花一分钱,每天躺赚200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氪猫数字货币媒体 » 交易所简史:监管寒冬已至,火币、OK、币安新三足鼎立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