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资讯
数字货币行情

区块链迎来退群潮?

2018是区块链诞生的第十个年头,这一年的区块链世界,一面是热火朝天,大量的区块链项目投入市场,另一方面,却是寒风瑟瑟,以比特币为首的虚拟货币价格一跌再跌。

而大佬接连跑路的消息,似乎正在使这个寒冬雪上加霜。

“比特币首富”——李笑来

区块链媒体资讯

李笑来

2013年,在塞浦路斯事件后,出现仅仅4年的比特币迎来疯涨,单枚价格狂飙至1300多美元。

而就在这一年,在央视新闻频道的一档节目中,李笑来作为资深比特币玩家出镜,并宣称自己拥有“六位数”的比特币。

他不愿说出自己持有比特币的具体数量,但透露说是6位数,首位数是1——这意味着,彼时他持有的比特币价值已经超过了1亿美元。

“比特币首富”之名从此不胫而走,他变成了区块链传教士,变成了“站台小王子”,有了比特基金发起人、硬币资本创始人等众多身份和头衔,而凡是有他站台的项目,无论优劣都能大火。

其中最有名的自然是EOS。2017年6月底,李笑来力推的第一个ICO项目EOS白皮书问世,尽管面临种种质疑,但EOS短短五天内融到了1.85亿美元。2017年7月2日,EOS的整体市值达到了近50亿美元。

最嚣张的时候,李笑来融资的项目甚至连白皮书也没有:

“不提供那个,即使提供了也没多少人看得懂,甚至没几个人看的东西。”

然而,当又一个七月到来,当一段李笑来私下谈话的录音在网络上传播,舆论再一次将李笑来推上了风口浪尖。

在这段长达50多分钟的谈话中,李笑来带着粗鄙的口吻依次数落币圈中的知名人物和区块链项目,使很多人开始质疑李笑来割韭菜。但对李笑来的质疑其实早就开始了,他最有名的对头陈伟星的爆料中,早就充斥了“骗子”“伪首富”等激烈字眼。

9月30日,李笑来在微博宣布,从今往后不再做任何项目投资(不管是不是区块链,不管是不是早期),高调退出区块链。

但紧随其后的,是他据说只花了两周时间就飞速写完的《韭菜的自我修养》。

听说这本书卖得很不错。

李笑来真的跑路了吗?

“天使投资第一人”——薛蛮子

区块链媒体资讯

薛蛮子

没错,薛蛮子就是曾经那个薛蛮子。

很多人第一次认识他估计是在没有打码的央视忏悔频道。

当然,当薛蛮子再一次闪亮登场的时候,他是区块链领域里的知名投资人。

和李笑来一样,薛蛮子也热衷于站台,并且站出了江湖风云。

2018年8月,位于北京朝阳区启皓的BEECOOL办公室来了一帮维权的人,大家口中高喊,“ZJLT坑我们血汗钱”。

维权者拉起两个横幅:“终极账本诈骗犯朱潘还我血汗钱”,“朱潘大骗子,还我血汗钱”。

但吃瓜群众好像不太认识朱潘,也不知道什么ZJLT,于是,朱潘的头衔被修改为“薛蛮子的弟子”,这一次,众人恍然大悟了。

朱潘是个90后创业者,创业之前,在金山游戏工作。后来进入币圈,ZJLT是他主推的一个项目。

ZJLT的前身叫做ZJL(终极账本),是薛蛮子的助理杨钊和一个叫陈文明的人做的。薛蛮子把这个项目推荐给朱潘,项目改名为ZJLT。后来杨钊偷偷增发1亿个,卖了700万后跑路。ZJLT的项目方就变成了朱潘和陈文明。

说起朱潘和薛蛮子的相识,还真有几分传奇。

2017年3月,彼时的朱潘正为自己的新创业项目融资发愁,这么大一笔钱要找谁去呢?这时有个人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就是薛蛮子。朋友告诉朱潘,“薛蛮子是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

但薛蛮子不是那么好拜山头的。朱潘的微信留言,人家压根儿爱答不理。

朱潘索性出奇招,黑掉了薛蛮子的邮箱、微博,并分别给李开复、徐小平发了邮件,还用其微博为自己的公司做推广。

传奇之所以是传奇,是因为事情的发展方向总是出人预料。薛蛮子不仅没拿出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反而选择了接见朱潘。

这是一场相见欢,见面不仅迅速敲定了融资,见面之后,朱潘还被薛蛮子赋予了“秘密武器”、“奇才”等评价。

90后、初中毕业的朱潘,从此开始了区块链世界里的逆袭。

他卖力吆喝ZJLT,说自己最不缺的就是钱,甚至宣称破发“直播吃屎”,受到鼓动地投资者跟风买入——结果,血本无归。

摇旗呐喊的朱潘说,我很无辜,但我永久退圈。薛蛮子则连无辜都懒得说,可是,从杨钊到朱潘,薛蛮子的标签真的那么容易洗掉吗?

话说,薛蛮子到底是什么时候退圈的?

“第一代互联网人”——杨宁

区块链媒体资讯

杨宁

杨宁的2018大概要用“过山车”来形容。

年初时,杨宁雄姿英发,羽扇纶巾,他在采访中踌躇满志的宣称,区块链去中心化的方式可以让中小型公司逆流而起,区块链将颠覆BAT。

他声称,要获取一万倍的回报。

然而,他all in 的区块链项目消费链(CDC),九个月时间跌了430倍。

面对CDC项目疑似卷款跑路的质疑,杨宁哭诉,社区里有成员长期恶意操纵市场,自己也被收割了,他玩不过黑庄,玩不过年轻人,要转向传统行业。

随后,杨宁向外界确认团队解散,并高调宣布推出币圈。

他在法国买下了两个酒庄,在朋友圈高呼——“离开骗子赌徒横行的币圈感觉真好”。

但问题是,他买酒庄的钱哪里来的?

还有一种广泛流传的说法。今年9月开始,杨宁就开始为手上55亿枚CDC虚拟币寻找买家,最终55亿锁仓币全部流出,杨宁按照1厘的价格套现550万,抽身走人。

到底是受害者杨宁还是收割者杨宁呢?区块链世界里,每个退场者的面目总是这样模糊。

杨宁这个名字,在区块链行业,本应比李笑来、薛蛮子更有说服力。

他是真正的第一代互联网人,90年代,籍籍无名、还只有9个员工的Google邀请他加入做第10名员工,他为了创业,错过了。

他创建社交网站ChinaRen,一度进入TOP10,雅虎曾提出1亿美元的收购计划,他再次错过了。

随后,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ChinaRen估值暴跌三分之二,只能以3300万美元的价格卖身搜狐。谈收购的时候,ChinaRen选择了以搜狐股票置换,没想到,收购完后搜狐的股票大跌,从7元跌到0.8。杨宁和合伙人在1元钱时把股票全部抛售,实际共得50万美元。

几曾想,今时今日,搜狐的股票1股是60美元。

杨宁自己也曾说,他的人生是不断放弃,从Google的邀约,到雅虎的收购,再到搜狐的股票,个人眼光也好,时局命运也罢,结果是他总与财富擦肩而过。

区块链会是他新的错过吗?

太聪明的人,总是太懂得抽身而退。

李笑来如是,杨宁如是,包括已经启动离职程序的V神,亦如是。

但大智若愚,真正的成功,似乎还是属意那些熬得过寒冬的人。

这样的寒冬,在互联网泡沫中的马云马化腾熬过来了,在2010年的中本聪熬过来了,还处于初创时期的En-Tan-Mo团队也熬过来了。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赞(0) 打赏

华为系团队打造,不花一分钱,每天躺赚200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氪猫数字货币媒体 » 区块链迎来退群潮?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