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资讯
数字货币行情

市场亟需主流引领,中国时刻关注加密货币

今日,BTC跌破了5300美元。这是继11月15日跌破6000美元重要心理关口后,BTC再创2018年新低。

市场亟需主流引领,拨乱反正

上一次的狂欢造就了太多繁荣的假象,蒙蔽了太多人的双眼。即使现如今加密货币市场已经由牛转熊,寒冬凛冽,有些人还是一门心思要借着区块链的光环,为自身攫取利益。

实际上,在这个被称为区块链元年的一年,有自年初以来就跌跌不休的币圈大饼,有博彩DApp盛行但实际应用却渺无音信,还有之前赚的盆满钵满的大佬在币圈肆意玩过家家的分家游戏……

可以看到,以加密货币和区块链铸起的巨轮,在众多投机者的推动下,已经偏离了航向,亟需主流引领,拨乱反正。

加密货币本质是资产

作为以少数共识搭建起的新兴货币,加密货币因其缺乏实际价值支撑,从而难以被大众所接受。再加上现如今加密货币的种类五花八门,良莠不齐,不少投机者打着区块链的幌子,无底线收割韭菜,无节制挥霍加密货币长达十年建造的信任体系。

虽然币圈也有锚定法币的稳定币,但是由于其缺乏透明、波动性大等现实问题,也难以让人们彻底信服。

今日,在“2018区块链新经济杭州峰会”上,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肖风表示,货币有法定的,也有私人机构发行的,稳定数字货币目前这个阶段目前是私人在发行,但是我相信再过两年一定有央行来发行数字货币。

肖风进一步表示,现在叫做数字货币的东西都不是数字货币,是资产,都是可投资的工具,它可以波动很大。

此前,中钞区块链技术研究院院长张一锋也发文表示,虚拟货币离理想的下一代货币还有很长的距离,甚至只能在某些局部呈现出一定的货币特征,总体上它更表现为一种虚拟资产。

而对于现如今的稳定币,中国银行原副行长王永利近日撰文称,与法定货币等值挂钩的网络“稳定币”也只能是商圈币,而不可能是法定数字货币,央行更不能模仿比特币、以太币等模式形成“法定数字货币”,法定数字货币只能是法定货币的数字化、智能化。

可以看到的是,无论是普通加密货币,还是锚定法币的稳定币,都只能作为资产、商圈币,这注定了其影响范围的局限性。

对此,央行上海总部王同益认为,虽然短时间内难以正式推出,但是,法定数字货币才是最合适的稳定币。

实际上,不仅仅是加密货币需要法定数字货币的加盟,传统货币体系也可以借鉴数字货币技术。

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称,法定数字货币可以借鉴,但应考虑分布式记账技术的交易性能以及不同共识算法产生的资源成本。不同的法定数字货币实现模式主要对两个问题产生不同影响:一是商业银行地位,二是信用创造机制。在争夺数字经济时代的货币主导权的同时,法定数字货币能否提供一些有别于以往的基础设施、运行体制或者货币发行规则,以更好地解决传统货币体系自身的问题,这是检验其是否成功运行的根本标准。

区块链媒体

对双方而言,如果能够吸引法定数字货币的进场,一方面可以为加密货币市场注入强心剂,另一方面,法币也可以通过与数字货币技术相结合,改善跨境支付等难题。

央行专注币值稳定

对此,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表示,首先要弄清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的概念,目前主要有三点区分:第一,数字货币是数字的还是物理的,现在的货币很多都是数字形式的,大家所说的数字货币只适用于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加密货币;第二,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是基于token(通证)还是基于账户;第三,是为零售服务,还是为批发服务。

其次,数字货币可以是中央银行的,也可以是私营部门的,也可能是两方面合作。央行更注重币值稳定,私营部门若不建立相关法规条例等,币值可能不稳定。

目前,针对数字货币的多种发展方案正在竞争中并行,这对央行和监管部门都提出了挑战。央行已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表明央行可以组织这方面的研究,但无法确保方案最优。应鼓励多渠道研发,相互竞争的体制,但在投入使用时要保证不会造成大的伤害,要以对后果能够可控的方式进行研发。

可以看到的是,对于数字货币,央行并没有采取反对或者观望的态度,而是时刻关注,在可控的范围内,进行一步步的深入研究。

但是,在全球跨境支付方面,周小川指出,如果结合数字货币技术,跨境支付在多大程度上会影响到国内宏观政策调控,需要引起重视。而从金融稳定的角度,今年新兴市场汇率贬值、资本外流的问题较为显著,这一问题也需要纳入考虑。

对于在数字货币和跨境支付的结合中,是否需要一种“稳定币”的问题,周小川表示:“可能也需要有一个基准来盯住,这个盯住的东西不管比例怎么样,会在某种程度上很像SDR(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它是一种混合的货币。单独盯住单一一种货币,或者盯住黄金,都有缺陷。”

加快法定数字货币进程

虽然央行对于加密货币的态度趋于缓和,但是,由于多重考虑,实际上在推出法定数字货币方面的发展还较为缓慢。

近日,全国人大财经委法案室原主任朱少平对国家网信办《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提出意见和建议。

他表示,应尽快研究推出人民币数字货币,从每年新增货币中拿出5%、10%放到区块链中试一试影响不大。对于企业内部数字货币应适当放开,总体应限内部兑换支付,竞价交易从严,且应严格审批。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货币及资本市场局副局长何东也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可能是货币发行形态很重要的一个里程碑,在数字经济的时代,央行也应该与时俱进,对他自己货币的形态进行改良、调整,这样才能够在数字经济时代维护法定货币对公共政策起到的积极作用。

据国际清算银行最新调查显示,目前全球有57%的央行正在研究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其中,加拿大、新加坡和英国央行已经将央行数字货币(CBDC)列为可以解决跨境支付问题的方案之一。

可以肯定的是,法定数字货币一旦推出,原本处于灰色地带的加密货币领域,会迎来较为完善的监管,其乱象也会得到遏制。

作者:共享财经Neo 责任编辑:Alian

(本文系共享财经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赞(0) 打赏

华为系团队打造,不花一分钱,每天躺赚200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氪猫数字货币媒体 » 市场亟需主流引领,中国时刻关注加密货币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