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资讯
数字货币行情

比特币价格崩盘背后:一场币圈大佬的算力战争

11月15日凌晨,比特币价格跌破6000美元关口,最低跌至5544美元,创2018年来的新低。受比特币价格“跳水”影响,整个数字货币市值大幅下降,按照CoinMarketCap的数据显示,在15日当日,数字货币整体市值下降超过300亿美元。

6000美元是比特币重要的心理关口,这一心理关口的突破对于市场信心带来极大冲击,“一地鸡毛”,一位比特币投资人对经济观察报这样形容当日的凌晨。

比特币现金(BCH)的硬分叉被认为是此次比特币价格突然跳水的原因之一,所谓硬分叉是当一种数字货币的社区对于原有数字货币的技术共识产生分歧时,在原有链上分出来一个新的链条,并由此产生一种新的币,就像树枝分叉一样,而潜伏在技术共识的背后往往是利益的冲突。

BCH本身即为比特币的分叉币,2018年年中,BCH社区对于该币的技术路线产生分歧,形成两大派系,酝酿了此次的硬分叉。这次硬分叉在11月16日的凌晨最终落地,目前双方正陷入了一次大规模的“算力战”——即通过算力影响对方币的稳定运行和交易——在短期内尚难以未分出胜负。

比特币价格受到极大冲击的原因在于,参与BCH硬分叉交战的双方均握有丰厚的资源,这些资源包括矿机、算力以及包括比特币、BCH在内的大批存量数字货币,其冲突被认为触发了市场的恐慌心理。

在2018年年初触及高峰以来,以比特币为主的整个数字货币市场不断呈现萎缩的情况,一位数字货币基金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其根本原因在于整个市场的资金盘已经不足以支撑以往的高币价,后续资金也近乎枯竭。在这一背景下,无论是年中的EOS超级节点竞选或是此次的BCH硬分叉都未能重新振奋市场信心,反而带来了相反的效果。

陷入“熊市”的比特币币价,还能够挺过此轮的“分叉劫”吗?

分叉“狂欢”

BCH的硬分叉被认为是比特币价格大跌的重要原因,这次硬分叉已经于11月16日零点40分正式执行。

在硬分叉执行前两个小时,数字货币投资者的圈层内就已经迎来了一次久违的狂欢。在持续超过半年的“熊市”里,数字货币投资人的活跃度大幅度降低,但在这两个小时中,直播、讨论在各类媒介渠道、社交媒体上不断蔓延,一些投资人将这一事件视为数字货币领域的“世界杯”。

为什么此次的分叉会引起市场和投资人的如此关注?

答案还得回到BCH本身。BCH是比特币的分叉币之一,在2017年8月,为了解决比特币区块容量较小的问题——比特币一个区块的容量为1MB,这被认为是导致比特币交易效率低的重要原因——在一批大型矿主、比特币持有者和技术人员的支持下,BCH作为比特币的分叉币应运而生。由于有大量颇具实力的人员支持,BCH在诞生后逐渐成为主流数字货币,价格一度突破500美元。

促使BCH诞生的人员中有两位值得格外关注,一位是CraigStevenWright,澳洲商人,曾称自己就是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本人,在比特币社区拥有一定影响力,被戏称为澳本聪;另一位是吴忌寒,比特大陆创始人,其公司拥有大量比特币的矿机、算力。

一位区块链技术研究者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此前BCH能够成功从比特币中分叉,与 CraigStevenWright和吴忌寒的资源、影响力息息相关,几乎是这两人和他们的盟友促成了BCH的诞生。

但是,在今年年中,BCH的社区却发生了一次技术路线的分歧,简而言之,其中一方更倾向于“比特币原教旨主义”,即比特币系统本身已经很完美了,BCH只需要成为专注于类似比特币的支付交易系统,并继续扩大区块的容量即可;而另一方则认为BCH应该向着“基础设施”的路线发展,让更多的应用场景可以基于BCH实现。CraigStevenWright及其盟友支持前一种观点,吴忌寒则认同后一种观点。

盟友拔刀相向。

“算力战”

在此后的三个月时间中,双方开始通过互联网不断争执,其他具有影响力的投资人、技术人也纷纷站队,形成了两个派系。值得关注的是,BCH本身的价格也在争执中一路攀升。

技术路线的分歧以及隐含在背后的种种纠葛让大战一触即发。

11月14日夜间至15日凌晨,一张内容为“吴忌寒”将正面迎战澳本聪的社交媒体消息图在各大渠道传播——这一截图最终被证伪,很快,CraigStevenWright进行了回应,并称要将比特币砸盘至1000美元。

市场情绪一触即溃,11月15日,比特币价格大幅跳水,跌破6000美元,至截稿时尚在5700美元上下浮动。

在市场的哀嚎声中,BCH硬分叉最终在11月16日凌晨拉开大幕,两个小时的等待后,此次硬分叉的成果,两种新的数字货币产生,分别为:吴忌寒方的 BCHABC和 CraigStevenWright方的BCHSV,截至16日上午9点34分,ABC领先BSV方31个区块。

然而,这并不是结局,一位BCH投资人认为,鉴于交战双方的水火不容,在分叉完成后,必然要通过“算力战”决出胜负。

所谓算力战即在对方区块链系统投入足够的算力,从而通过一系列方式影响对方区块链系统的正常运行,比如制造大量无效区块,阻碍链条的正常形成,并让交易无法进行等。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大量投入数字货币矿机来产生足够的算力,也意味着庞大的资金消耗。

按照这位投资人的分析,BCH算力战的决胜点将在交易环节:即通过大量算力的投入,让对方币种的稳定度出现问题——比如出现双重支付的情况,从而让投资人对这一币种的安全度产生怀疑,最终使得这一币种被市场抛弃。

毫无疑问,这将是一场持久的“战争”。

比特劫

在过去超过半年的时间中,整个数字货币市场市值呈现逐渐萎缩的趋势,多种数字货币彻底归零或几乎没有成交量,与其他数字货币相较,比特币依然保持了一定的韧性——一个数据是,比特币在全球数字货币市值中的占比从今年2月的30%多一路上升至50%多,成为主要的价值支撑点。

但在此次的分叉事件中,这一支撑点显现了其脆弱的一面。一位数字货币长期投资人、数字货币基金管理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此次比特币价格的大幅下跌并不仅仅是由于某一些独立的事件,而是比特币长期横盘对市场信心的消耗,最根本的原因在于这个市场已经没有支撑价格的资金了。

长期低迷的行情让一些投资人和从业人失去了耐心,一位曾经为数十个ICO项目提供市值管理的人士已经暂时离开了数字货币领域,重新回归A股。

撤离的还有矿工,在今年的10月中旬比特币挖矿难度开始下降——比特币挖矿难度与投入算力成正比,这意味着矿工正在减少对这一市场的投入。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中,尽管比特币价格起起落落,挖矿的难度却基本保持了高速的增长。

“之前的增长有惯性的作用,也有技术升级的原因,但是矿工的耐性毕竟是有限的,持续看不到足够的回报,难度又一直提升,必然会减少后续投入,这些算力投入减少后,难度也会下调,这本来就是比特币自有的协调机制”,一位比特币矿工表示。

尚未有明显的迹象显示这些结构性的颓势能够在短期得到逆转。在这个脆弱的舞台上正在拉开的“BCH算力战”大戏,也未有能够迅速结束的迹象。

重重重压下的比特币价格将会走向何处?

(来源:经济观察报)

拓展阅读:

以空间换时间:P2P的困局与破局

据网贷之家数据显示,2018年3季度网贷行业交易额3748亿元,环比下降29.48%,同比下降49.24%。进入10月份以来,成交量继续萎缩,当月成交1023亿元,环比下降7.65%。

所谓覆巢之下无完卵,行业数据低迷的背后,是一个个单一平台在经营上遇到困局。本文将从头部平台的业务数据着手,以点及面,剖析P2P行业当前的困局,以及困局之中,如何断臂求生?如何破局?

从头部平台看P2P行业的发展困局

以截止2018年10月末待还余额排序,本文选择陆金服、玖富普惠、宜人贷、人人贷、爱钱进、拍拍贷、微贷网、你我贷、团贷网和51人品等10家平台(下称“前10大平台”)作为头部平台代表,进行如下分析。

首先,当前的行业环境下,头部平台的市场地位在提升。2018年6月-10月,行业待还余额从10292亿元降至8323亿元,降幅为19.14%;前10大平台则实现了待还余额的基本稳定,微增22亿元,市场集中度从34.33%提升至42.72%,4个月内提高了8.39个百分点。不过,尽管头部平台还能保持待还余额的微弱增长,但受潜在资金流出压力影响,各家均放缓了新增贷款的发放节奏。

从数据上看,除陆金服之外,6月份以来,几家头部平台的月度放贷金额呈下降态势,9月份是个例外,放贷数据出现了回暖迹象,其中微贷网当月放款量更是从41亿元骤增至215亿元,不过进入10月份,平台放贷量重新回归下降趋势。2018年10月,前10大平台合计发放贷款386亿元,环比下降200亿元,较6月减少112亿元。

头部平台尚且如此,行业数据更不必说。2018年6-10月,P2P行业月度借款人和出借人降幅分别为39.57%和44.32%。在整个消费金融行业仍然保持快速增长的背景下,借款人数量的快速下降并非源于外部因素,而是P2P平台主动限流的结果,即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作为信息撮合中介,出借人规模决定了P2P平台的放贷资金规模,出借人数量的持续下降于P2P平台而言,无异于釜底抽薪,持续削弱平台的发展根基。

一是放贷能力下降,核心业务萎缩。出借人数量下降直接带来资金净流出的局面,此时,有限的资金往往被优先用于债转项目,以确保出借人的顺利退出,缓解出借人的恐慌情绪。借款人的新增需求优先级延后,得不到满足,必然涌向消费金融公司、小贷公司等机构。一出一进之间,P2P在消费金融行业的参与度和影响力会持续下降。

二是发展根基被削弱,平台元气大伤。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借款人是P2P平台的衣食父母,放贷能力的下降直接带来营收能力下降,为了活下去,平台倾向于压降成本,降薪、裁员等问题也随之而来,并伴随着核心人才流失,动摇了发展的根基。即便平台能够缓过来,最终拿到备案,也已经元气大伤了。

三是平台营收能力的下降,反过来会进一步削弱出借人信心,导致出借人加速出逃,形成恶性循环。

种种迹象显示,市场中不少P2P平台已经陷入上述恶性循环的漩涡之中,业务下降、人才流失、出借人出逃……

以空间换时间:输出资产,断臂自救

该怎么办呢?

首要的一点是积极配合备案检查,拿到备案,才能有效挽回出借人信心,中断整个恶性循环的链条。

问题是,时间恐怕不够。根据2018年8月全国P2P网贷整治办下发的《关于开展P2P网络借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的通知》相关要求,备案工作大致分为三步:

一是历经自查、自律检查和行政核查等三轮核查,以2018年12月底为截止日期;

二是符合条件的平台获准接入信息披露和产品登记系统,试运行一段时间,具体时长未知;

三是条件成熟的机构按要求申请备案。

最乐观估计,上述步骤走完,至少还要大半年的时间。于平台而言,需要和时间赛跑,在拿到备案前要想方设法保住平台持续经营的基本盘面,即借款人、出借人等用户基础和相对稳定的员工队伍。

出借人的流失是必须接受的客观趋势,可以延缓但难以扭转。在当前的行业环境下,吸引新用户的成本大增,留住老用户相对容易,不断提高老用户的复投率就成为重点工作。据微贷网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2018年上半年,复投出借人贡献了95%的放贷资金,某种程度上表明新用户获取之难。2018年下半年,新用户获取难度进一步加大,老用户的贡献率预计进一步提升。

员工队伍的稳定性取决于营收的稳定性,而营收的来源则是借款人。既然没有足够的资金满足借款人需求,平台还可效仿金融科技开放平台,将借款人撮合给各类资金充足的持牌机构,即发掘B端资金。以小赢科技为例,据招股说明书披露,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投资者和机构融资伙伴贡献了15.8%的资金。

问题是,2018年6月份以来,B端资金在纷纷远离P2P平台。不难理解,爆雷潮后,P2P平台不确定性大增,B端资金追求安全第一,并不如个人资金那般稳定,虽然个人资金也受情绪影响。B端资金的“逃离”,说明市场对于P2P平台的机构信用缺乏信心,此时,拓展B端资金,难度要远远高于个人资金。

于P2P平台而言,筹不到资金,资产能力萎缩。与其任由借款人自然流失,倒不如主动把借款人导流给持牌金融机构,赚个流量费。借款人是P2P平台的核心资产,如此操作,难免有饮鸩止渴之嫌,不过在需要以空间换时间的特定时期,未尝不是一种断臂求生的活命方法。除此之外,还可以引入有实力的股东,以股权换时间。2018年下半年以来,不少P2P平台选择带血IPO上市,某种程度上,也有这个效果。

前景展望

凡事都有两面,困境尤其如此,过不了这个坎,是侧畔沉舟,过了这个坎,便是柳暗花明。

自2007年国内成立了第一家P2P平台,在短短十年时间内,P2P行业起起伏伏,不乏大起大落,算是见过不少大世面。骗子们自不必提,对意欲长远发展的从业者而言,P2P一直缺乏一个“合规”的身份,可能是一种深入骨髓的遗憾。

P2P爆雷潮的出现,于平台正常经营而言,是一种暴击;于平台获得合规身份(备案)而言,也是一个催化剂和加速器。这大概可以算爆雷潮送给P2P平台的礼物和馈赠。

只是,谁能得到这种馈赠呢?

(来源:雷锋网)

比特大陆难解“捆绑币价”之忧 赴港上市前景未明

因矿机暴富的比特大陆一直有着被币价捆绑的隐忧。算力是比特大陆的优势,但政策监管环境的不确定性及迟迟未拿到港交所上市批文,也让比特大陆陷入尴尬

《投资者报》记者 陈非

作为全球矿机生产第一大厂商,比特大陆的一举一动都被密切关注。

近段时间以来,比特大陆可谓深陷舆论漩涡当中,从IPO申请迟迟未果到7纳米矿机落后竞争对手嘉楠耘智,再到拖欠台积电高达3亿美元款项。而日前该公司的币安账户又遭到黑客盗取 617 个比特币,价值约合3800万元人民币。

11月12日,据相关媒体报道,工商资料显示,比特大陆于近期调整了董事会成员组成。这一系列的风波,无疑给这个矿业霸主的未来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上市是救急还是洗白

早在9月26日,比特大陆在港交所公布了招股说明书,比特大陆的主营业务是销售矿机(占比高达89.9%),其收取款项的方式分为两种;一种为法币,另一种为加密数字货币。

根据招股书披露,比特大陆收入从2015年的1.37亿美元增加至2017年的25.17亿美元,2018年上半年收入达28.46亿美元,远超世界排名第二,2017年营收仅13亿元的数字货币矿机生产商嘉楠耘智。但对比特大陆而言,上市的风险依然存在,这其中就包括了政策对区块链的影响、市场行情的波动以及竞争对手的压力。

11月5日,网络传出比特大陆在港交所上市的临时代码为90027和810004。对此,国金证券相关人士表示,“临时代码是各家券商为有可能上市的公司提供资料展示平台,与港交所无关,因此会出现多个临时代码的情况。”同时,记者也就以上问题与比特大陆方面进行联系,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任何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大陆2017年上半年矿机销售数量仅为18万台。这意味着,其矿机销售主要集中于2017年下半年及2018年上半年。同时在招股说明书中曾提到,2017年比特大陆矿机销售额的27%是以加密货币支付。

单从比特大陆的赚钱能力来讲,可谓是实力超群,但这种能力受各种因素影响也较多数传统产业更大。比特大陆的销售收入部分以加密货币支付,而这些收入与数字资产市场行情是密不可分的。

时下,比特币又重挫跌回5500美元左右,大起大落的惊人走势,影响了所有数字货币行业的收入经营情况,比特大陆也不例外。

招股书中,比特大陆对持有加密货币的详细情况、毛利率连年下滑的具体原因、同股不同权组织架构的用意等诸多问题并未提及,这就难免让投资者产生疑虑。

BCH分叉或是一场豪赌

回顾各主流区块链网络的发展历程,其兴衰死亡都与算力密不可分。当初,BCH(比特币现金)能够从比特币中成功分叉独立发展,也离不开来自矿工的算力支持。如今经过一番努力,磨剑一年的BCH重现了当初比特币社区经历的往事。

据统计,截至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陆已在中国开设11个矿场,位于四川、新疆以及内蒙古等地,矿场能容纳约20万台矿机。

公开资料显示,BCH于北京时间2018年11月16日00:40进行了一次硬分叉协议升级。11月初,有消息传出,为应对此次分叉,比特大陆旗下的蚂蚁矿池已在新疆加急部署9万台S9矿机,目前部分矿机已经完成部署。但随之而来的是,政府相关部门从11月5日开始,对贵州和新疆的加密货币矿场进行了联合执法行动,要求停电整改。这对比特大陆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其实,基于比特大陆与BCH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很多人认为这是一场豪赌的开始。一位资深的老矿工对记者表示:“蚂蚁矿池应该不仅只是布局新疆,四川也肯定有他们的布局,谁让人家是矿霸呢。”

对于此次BCH硬分叉,市场已经充满了猛烈的枪火味。就在BCH社区代码升级时,它的对手BitcoinSV早早就向外界表露出“死磕到底”的决心。BCH在11月2日~7日的5天时间里暴力拉涨45.91%,连破关键压力位。而后从650美元跌落到530美元也不过就用了3天,之前的价格高企都是因为BCH的硬分叉消息刺激价格疯狂上涨,可见BCH的泡沫有多大。而这次BCH硬分叉,也是比特大陆谋取未来区块链霸主地位的第一步。如果出现了意外,损失可想而知。

布局AI芯片 策略能否成功

眼下,由于市场不景气,“挖矿”热度有了明显的下降。矿机价格是最直接的晴雨表。随着币价持续低迷,挖矿变得无利可图,直接影响到了矿机销售。有数据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中国区显卡出货量为310万片左右,与2017年第二季度相比下降25%。需求下降,意味着此前由于“炒币”、“挖矿”大热而导致显卡的价格泡沫会有所减少,显卡的价格会更加趋向于理性。

中欧国际管理商学院区块链商学院院长汤佛平教授向记者表示:“现在的市况下,新的矿机基本卖不动了。而寻找新的利润方向增长点,也成为矿机生产企业的当务之急。”

作为中国芯片产业中为数不多的翘楚之一,比特大陆于今年年初成立投资部门,在海内外陆续投资和收购了区块链领域多个项目。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比特大陆更偏爱技术服务及金融领域。

汤佛平教授对记者指出:“目前来看,包括项目孵化、合作科研、投资收购在内,比特大陆的产业布局几乎已经实现从芯片制造、矿机销售到数字资产交易、区块链应用的全产业链。是在努力的转型布局中,但摊子铺得太大。”

对于芯片公司做生态非常重要,英特尔和英伟达等巨头无论是在CPU还是GPU上,都是经过长期的发展和经验的沉淀,并且生态还是非常完备和完善的。而比特大陆在去年年底才开始布局云端AI芯片业务,这项业务难度高且风险巨大,投入更是不用多言。随着国内互联网巨头争相进入这一领域,比特大陆布局AI芯片的前景变得不甚明朗。

比特大陆在9月才发布自己的7纳米量产芯片,虽然该芯片在业界反响不错,但是币价才是决定一切的关键因素。

因矿机暴富的比特大陆一直有着被币价捆绑的隐忧。算力是比特大陆的优势,但政策监管环境的不确定性及迟迟未拿到港交所上市批文,也让比特大陆陷入尴尬。这家曾经专注ASIC矿机研发销售的公司该如何破局,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来源:投资者报)

周小川: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或多方案并行

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18日在第九届财新峰会上表示,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的发展或有多种方案并行,并在竞争中发展前行。这对中央银行和监管部门提出挑战,即未来可能是不确定的。

周小川表示,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不需要对立起来,其目的都是为达到支付体系的高效率、低成本和安全可靠,因此要鼓励多渠道研发和竞争。此外,还必须考虑当今世界共同要求的反洗钱和反恐融资,在技术开发方面需要有一定的公共性觉悟。

他认为,新型电子支付和数字货币已经对支付行业产生重大影响,可能对跨境支付带来重大影响,但跨境支付和境内支付有不同的要求:首先,当前全球跨境支付有很多不便之处且效率不高,同时也要注意到跨境支付涉及货币政策主权;其次,要看跨境支付是否会影响金融稳定。应成立一个全球性的协调机构处理跨境支付方面的事宜。

他表示,在金融科技发展过程中,技术开发商以及商业性金融机构可能出现一些扭曲行为,出现一些对社会不利的现象,可能过度偏重短期投机,因此都需要监管,而且监管应当动态演进。未来监管的负担可能越来越重,会更加依靠科技和IT技术。

“在金融科技的发展中,监管要防止出现过分压制新兴科技涌现的现象。同时,也不能等出了负面后果再管,这样全社会付出代价会比较高。真正做到最佳的平衡也不容易,监管需要大幅度更新知识结构并进行一定程度的人才更新。”周小川说。

赞(0) 打赏

华为系团队打造,不花一分钱,每天躺赚200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氪猫数字货币媒体 » 比特币价格崩盘背后:一场币圈大佬的算力战争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