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资讯
数字货币行情

天使投资人杨宁:区块链好多黑庄,还是朱啸虎聪明,我被坑死了

“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虽然在当下,区块链领域还没有走向“miewang”,但确实已经足够疯狂,无数的投资人参与其中,让这个很难能被人看懂的行业,风起云涌,烟花缭绕。

但云总有被吹散的一天,烟花也只是惊艳一瞬间。

最终,还会回到平静与理性。

那个曾经要扬言投出1万倍回报的天使投资人杨宁就是这个领域繁华过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本来不想吃,但是在黑暗的庄家面前,被硬塞到了嘴里,虽然无奈,却投诉无门。

3kemao区块链资讯

图为乐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宁

事情的起因源于,火币在近日发出的一纸公告。

根据火币的公告显示,“因项目方存在实际锁仓的代币数额与白皮书中承诺锁仓的数额严重不符等违反交易所规则的情形,火币全球站决定在11月5日17时30分暂停CDC在火币平台的所有交易及充值服务。”

这个消息一出,让曾经决定大搞消费链CDC的杨宁,被拒在交易所门外,心中的愿景与天下,一招梦碎,也让他为自己投身区块链而感到惋惜与后悔。

在三言财经的采访中,被别人收割的杨宁变得反而更加坦诚,虽然团队都撤了,自己被坑了,但他也看到了区块链的“本质”,他现在终于明白了,朱啸虎不投区块链的原因,他更直言,自己确实没有朱啸虎聪明。

遥想年初时,这位投资人还在宣告All in区块链项目消费链。乃至几个月前,他还在消费链任职常务顾问,常常为公司站台。如今,一年之中竟出现如此变故,着实让人感到意外。

可能也正是因为自己被收割,让他逐渐清醒起来,他开始反思错在哪里。“我发现区块链有很多黑庄,而黑庄最后割的是投资人。小年轻们太厉害了,我还是做传统创业投资吧。”

杨宁的这个事,会给很多还在区块链酣战的投资人带来警示:任何科技刚刚发展起来的时候都会有一个泡沫期,然后很快会有死亡谷,千万不要着急,被焦虑赶着入场!

虽然杨宁这次败了,但听过他故事的人都不太能相信,这样一个在创业路上拥有颇为传奇履历的人,会栽在区块链的跟头上。

必定,他24岁就创立了第一家公司,一年后把公司卖掉;27岁二次创业空中网;29岁带领空中网登陆纳斯达克,成为最年轻的上市公司总裁…….而他的故事还不止如此。

杨宁的人生可以说大起大落,不尽的折腾。

1985年,10岁的杨宁在西安读完小学后随父母移民美国,在美国读接受了中学和大学的教育。这种早年的海归经历,让杨宁与大多数中国早期创业者不同,他在大学时代便诞生了第一个创业的念头。

1993年的一天,在密歇根大学读电机工程的杨宁无意中看到了彼时的“雅虎”网站,而这个网站是两个斯坦福大学的学生用学校的机器自己做出来的一个网站,这大概是杨宁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互联网,他被震撼了,“当时就感觉到,这东西会改变世界。”

创业的激情瞬间点燃杨宁的心火,他看到了PC互联网未来发展的曙光。于是,还未毕业的杨宁,便拉着几个同学一起创立了一个机顶盒的项目,想让每个普通人都能通过电视机上网。但随着微软推出的维纳斯计划,全世界的人都购买PC上网了,机顶盒的用处也不复存在。杨宁的创业项目还没有见到雏形就宣告失败了。

这并没有浇灭杨宁创业的雄心。受到斯坦福疯狂地创业氛围影响,杨宁所在的99级毕业班有五分之一学生都去创业了,只是与同学们想法不一样的是,杨宁打算回国创业。

1999年,大学毕业后的杨宁,与同在斯坦福读书的周云帆、陈一舟一起回国创业,凑够了两万多美元种子基金,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找了几个技术高手,租了一间破旧的办公室和几台旧的电脑,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创业——ChinaRen。

ChinaRen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烧掉了一亿元人民币。在最疯狂的时候,杨宁曾动辄几百万赞助登山队攀登珠峰,甚至还花费巨额资金在三里屯北街开露天晚会。

他以为只要疯狂烧钱,就能上市,然后便可以赚到很多钱。没想到,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大部分国内同时期的互联网公司都艰难度日,杨宁的ChinaRen却没钱了。

杨宁只能硬撑着,距离断粮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最终ChinaRen不得不以3300万美元的价格,连带200多员工全都卖给了搜狐。

第一次创业就让杨宁倍感无奈,不仅项目缩水了三分之一,还让年少的杨宁尝到了失败的味道。

3kemao区块链资讯

心有不甘的杨宁很快就离开搜狐,继续怀抱创业的梦想挖掘新项目。随后,他的第二个创业项目又成立了,这次名为空中网的创业项目主要做的是无限互联网络的内容供应、增值服务,电子信息形式的节目内容在空中无形飞舞。

资本从来都是冰冷的。虽然有了创业的项目,但杨宁手头上的钱却只够交纳50万美元后的空中网注册费,早已是山穷水尽,想要创业成功,这第一关就得面临挑战。

无奈之下,杨宁各处奔走,为空中网融资。在香港扫街般的见了无数个投资人,却都一一落空。

所幸,在德丰杰(美国风险投资机构)供职的斯坦福同学张帆的帮助下,杨宁终于拉来了一笔投资,空中网才得以续命。2003年,空中网因移动彩信业务正式收费而大幅增收,很快,2004年杨宁就把这家公司送到了纳斯达克上市,他也成了当时最年轻的上市公司总裁。

第二次创业,杨宁仅仅用了两年零两个月便大获成功,彼时,他年仅29岁。

少年得志,杨宁早于大多数中国互联网人,成为第一批坐收互联网红利的渔翁。从那之后,杨宁一边创业做手机搜索引擎“悟空搜索”,一边接触天使投资。只是,这次的“悟空搜索”就没有那么幸运,在百度搜索引擎大举抢占市场份额的局面下,杨宁也在2011年全职做起了天使投资人。

在区块链还未大火前,杨宁也是位传统互联网投资人,而他投出最火热的项目当属泡否了。

2014年,马佳佳因创立泡否一战成名,杨宁几乎是以此次投资掀开了90后创业者的序幕。从那之后,便看到数个90后创业者轮番登上创投圈的舞台。

3kemao区块链资讯

3年后,马佳佳的创业项目失败,转型到了新方向。虽然所投项目失败,但杨宁还是依然坚持给90后更多机会。“我觉得90后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但是也是被互联网压制的一代。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创业机会,甚至边角料的机会,都被70后80后垄断了。我特别能理解90后创业者的绝望,大批大批的90后创业者空有能力,激情,和努力,但创业创成狗。”

而他给90后的这个机会便是自己所说的区块链,“区块链给了90后一个掀桌子的机会,重新洗牌。”

区块链的火热,让本来关注人工智能领域投资的杨宁,转而全面All in区块链。他的理由是:“因为人工智能是一个循序渐进叠加式的发展,而区块链是一个瞬间爆发的分水岭,会有一个明确的分界线。它能够影响的方面更加广泛,跟互联网一样,是通过一个技术而改变我们行为方式,社会组织形式,我们的存在方式。”

早在比特币大火时,就有朋友三次拉杨宁入局区块链,他都没动摇过。后来谈起这段往事,还曾感叹三遇区块链不入,错过好几个亿。

直到2017年,又一次迎来区块链,杨宁不惜一切全身心投入,甚至还称区块链就是当年的互联网,足以颠覆BAT。

其实,杨宁心里明白,投资人里面做得好的普遍对区块链嗤之以鼻。也许在他们眼里,江湖秩序不会改变。而在传统投资领域不得志的投资人几乎全部进入区块链了。

可能他就是想改变这种秩序,因此决定下个猛注,曾无比坚信“在区块链的世界没有失败”的他,也为当初的坚持付出了代价。

经历过大起大落,体验过成功、失败,也没有承认过自己错的杨宁,却在区块链里低下了头,在他感叹“自己斗不过年轻人的时候”,也验证了长江后浪推前浪的道理。

机会总是掌握在年轻人手中。

谁能想到,在充满迷幻的区块链世界里,“投资人割了韭菜,黑庄又割了投资人。”

3kemao区块链资讯

但相信杨宁并不会被这次的失败而打败。

早年受海外教育影响,“西方顽童”心态给了他很多成败的哲学:

1.在你得意的时候不能忘形,在失意的时候不能丢失信念。

2.大家都捧着你,说你是太伟大太牛了,你自己也觉得好像是,在这个时候其实是特别危险。

3.自信也是成功的关键,尤其是在你最悲惨的时候,是最没有自信的时候,就选择了放弃,肯定非常失落,最后也没成功。

4.人生选择看似一念之间,实则发乎于信念。

在一次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的节目,《王峰十问》中,杨宁这样回答他提出的问题。

问:如果区块链泡沫来临,会不会还像2000年互联网泡沫寒夜,选择卖了ChinaRen,做互联网的逃兵?

答:所有的寒冬都有一点一样,那就是冬天不管再冷,都会过去。

2018年年初的他,预言区块链行业的寒冬只持续半年便会结束。

他高估了自己,也高估了区块链市场的“成熟”和“伟大”。

2018年年末的他,当自己被坑之后,并没有极力掩盖自己的失败。

他还奉劝区块链里的创业者,“正确的路一定不好走,不要被捷径诱惑。”

来源 | 投资家网

作者 | Steven、三雨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氪猫数字货币媒体 » 天使投资人杨宁:区块链好多黑庄,还是朱啸虎聪明,我被坑死了
分享到: 更多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